自警录(原名:六信四愿三幸一行斋自警录)
2011-08-31 16:50:17   来源:   作者:夏莲居居士   评论:0 点击:

净宗学会学习资料

 

佛要法只有一念真诚,勿间断勿分别而已。未来勿将迎,已过勿留滞,专顾现前一句,字字分明。

 

时日用中,勿忘唤醒自己。一声佛号内,只贵字句分明。

 

作课,宽作程。

 

道无他巧,只是生处令熟,熟处令生而已。何谓熟处,习气,分别,世味。何谓生处,觉照,不分别,老实念佛。但得一念熟,其余自然生。

 

思修三慧:达耳谓之闻,注心谓之思,思明而力行谓之修。思而明之属比量,闻而明之属现量。现量之闻,不加分别,但闻而已。

 

处安闲,自然合辙。颠倒想灭,肯心自许。

 

盖乾坤,截断众流,随波逐浪。经云,应当专心系念一处。唯守一法然后见心。只有作钝功夫。

 

目如睹,其耳如听。

 

于菩提心中行念佛三昧。

 

慈大悲佛菩萨,不慈不悲苦众生。

 

道有两字秘诀曰,真干。真干两字看似平常,实则包括无穷妙义。真干者,向道之心过于饥渴饮食。有一毫夹杂一毫自欺则非真,有一毫懈怠一毫自恕则非干。

 

则三心圆发,干则六度兼修。

 

者须先打破自欺一关始有商量处,须灼然见得自己满身过失功夫始有着手处。此二关不破,任你谈玄说妙终是门外打之绕。但有一毫凡情圣解夹杂于念佛中,即是自欺,即非老实。

 

念过去,不念未来,专念现前一句。不求一心,不断妄想,只要字句分明。

 

战百胜不如一忍,万言万当不如一默。(山谷)

 

说一句话,多念一句佛,多说一句废一句,多念一句是一句。

 

论念佛处事,皆当用第一念,勿用第二念。念佛时一切莫管,字句分明,平平常常,老实念去,即所谓第一念也。

 

若矜躁卜度,希冀玄妙,或计功求速,或背境向心,即流入第二念矣。第一念是智,第二念是识,随识即染,依智则净。

 

处事时,廓然而大公,物来而顺应,事未至勿将迎,事已过勿留滞,坦坦荡荡,鉴空衡平,即第一念也。若计较人我,瞻顾得失,或牵于感情,或激于意气,则流入第二念矣。第一念是理,第二念是欲,徇欲即暗,循理则明。

 

夫用至省力处,正是得力处。

 

木未热,得火何阶,凿井见泥,去水不远。

 

严经勤首菩萨偈云,如钻燧取火,未出而数息,火势随至灭,懈怠者亦然。

 

智慧钻专注一境,以方便绳善巧回转。

 

处做,动处炼。

 

断千七百则葛藤,常观四十万顷莲花。

 

矢中的原非一发之功,磨杵作针岂是暂磨之力。

 

精深教理销除妄情,以巧慧方便克治习气。此省庵大师所以云,修净业者必须看经教勤觉察也。

 

明则信深,信深则行专,行专则功纯,功纯则妄除,妄除则真显。

 

德云,佛法不误人,但看自己功夫何如耳。夫非至身心闲淡处,不得谓之入门。

 

所谓闲淡者,乃自然而然境界,非勉强装饰之谓也。

 

茫人海中觅一闲淡汉不可得,触目皆热忙人耳,觅一作钝功夫人不可得,触目皆伶俐汉耳。热忙,伶俐,皆与道背驰者也。何谓热忙,世情正浓之谓也。何谓伶俐,不曾真实用功,专掠虚头之谓也。此二种人去道最远。

 

道须是铁汉,两字信条真干,宁肯碎骨粉身,终不忘失正念。

 

怀慈悲常行饶益,随顺众生施与欢喜。

 

恼起于爱憎,爱憎起于分别。是以信心铭云,至道无难,唯嫌拣择,但莫憎爱,洞然明白。以理折情,情空性复。

 

道须具大勇猛心,立决定志,不顾生死,不计成败,始有相应分。

 

柏尊者自述其用功云,初以龙树破四性偈用之境缘顺逆之际,多败绩。败愈多,战愈力,自是敢战而拼死予始胜。

 

溪云,常见自己过,与道即相当。又云,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又云,邪来烦恼至,正来烦恼除。又云,改过必生智慧。世之读坛经者,大抵于本来无物一偈资口耳,惜乎不于此等处着眼也。

 

识成智之法,必从破执治情入手。倘闻道而不治情,尚得谓之闻道者乎。

 

中自修六度。

以慈悲欢喜为布施,以严净三业为持戒,

以随缘顺受为忍辱,以调伏习气为精进,

以不忘正念为禅定,以方便觉察为智慧。

 

得千里不如行得一步。

 

子云,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实则一室之中,妇稚,臧获,其长处皆有己所不及者,无在不可取为师资也。

 

人率性,常人率情。率情则昏散齐逞,率性则惺寂双流。(紫柏语)

 

时以理折情,久久情习渐消。

 

若,方便,名异而体同。

 

上然火,火烈则冰融,冰融则火灭。

正因佛性,如木中之火。 自心是佛

了因佛性,如火能烧木。 真显妄销

因缘佛性,如钻木取火。 一心持名 不间不杂

 

十五岁前颇喜谭玄妙,四十五岁后最厌谭玄妙。盖至玄妙即在最平常中,舍平常而别求玄妙,将见其愈谭愈不妙也。曹溪云,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求菩提,犹如觅兔角。省庵净土诗云,若厌平常终隔断,才求玄妙便乖张。

 

能随缘入观,以理折情,则顺逆皆吾师也。

 

情则根境角立,达理则物我俱泯。

 

法众生根钝业重,外魔内障无人不具,邪多正少,退易进难。若都无苦,忍从何生。借彼魔恼,坚我愿力,只要将猛,不怕贼强。

 

实功夫须从难处做去。 真正学问都自苦中得来。

 

时要忙,忙时要闲。

 

日之非不可留,今日之是不可执。

 

学道人无剪爪之暇,安有功夫说闲话。

 

振羽来问学道之方,告以去迷就悟。又问捷径,告以真干两字。仍未满意,复告以节省时间,爱惜精力,作钝功夫。勿使一秒钟空过,勿使一句话空说。

 

钝功夫是真捷径,舍此而别求捷径,皆是舍捷径而自趋纡远者也。自愧多年学道无所成,皆因求捷径而自趋纡远,未尝作钝功夫故也。近年始晓此理,然可以语此者寡矣。

 

说一切法,明心乃究竟。入道有多门,念佛是捷径。

 

未立行,便夸妙悟。偶有阻碍,辄退初心。此浅人自欺之恒态也。

 

天立命,要从无思无虑处感应。持咒念佛,自于不知不觉中冥熏。

 

白沙诗云,为人多病未足羞,一生无病是堪忧。非真用功者不知此语之妙也。

 

明,信深,愿切,行专;功纯,业净,妄销,真显。

 

戒为师。

 

定从容,乱丝终当就绪。慈祥诚敬,邪魔自然绝踪。

 

习即立命之基,习净业自消。

 

锯木断,檐滴石穿,水到渠成,瓜熟蒂落,矜躁狐疑,欲速转迟。

 

真具金刚心者不能受恶辣炉锤。

 

德于忍,观福于量。

 

救者天救,自助者天助,自弃者天弃。

 

锡之福,先开其慧。天降之罚,先夺其魄。惭愧,奋发,改过,皆天开其慧者也。悠忽,昏惰,自欺,饰非,皆天夺其魄者也。

 

知将来结果,只问现在功夫。

 

累熏修,务期精熟,非关质美,唯贵功纯。

 

明大师诗云,万物尽从成熟得。又云,熟果不摇翻自落,生禽谁唤却惊飞。

 

土法门,非深明宗教者不信,念佛之乐,非真用功者不知。印光法师语也。

 

大势至都摄六根之法门,修观世音返闻自性之功夫。

 

名时,当一心归命,全身靠倒,万勿少存能所,根境角立。

 

法非思议所行境界,唯有扫除一切,直心正向,老实念去,自有相应时。若于字句分明之外,少涉思量分别,或计功求速,即堕魔网。戒之哉。戒之哉。

 

体本明,尘垢蔽之,垢若不除,明何由生。若欲去垢,当从察过去习始。

 

心正向一切莫管,字句分明老实念去。慎勿舍外趣内背境向心,于鬼窟中作活计,当身心一如,炽然而念。

 

物所最忌者曰贰,狐疑即贰也。

 

实者精诚之捷径,狐疑者精诚之大敌。信心铭云,狐疑净尽,正信调直。省庵大师云,唯有狐疑是弃材。狐疑即是偷心。

 

悟禅师诗云,除却阿弥总不知。所谓直趋无上菩提,一切是非莫管。盖管即不能直趋,不管即所谓正信调直也。(石屋禅师诗云,任他伎俩自磨灭,红日依然照高台。)

 

想千般都不管,一声佛号要分明。

 

气须刚烈,功夫用软磨。

 

想无性毕竟空,故若真实勘透身心,更有何疑何虑。种种思量卜度,皆由见地尚未透彻。(诚则明矣,明则诚矣。)

 

为苦本,欲为道本,但有邪正大小之不同,在人用之何如耳。

 

佛即是自心现,自心现时方念佛。不念是迷念是悟,迷即不念悟即念。

 

即见佛成佛时,三际同时无先后。净念相继即是佛,拟议顿隔万亿程。

 

闻如来异方便,苦乐忙闲莫停声。

 

举世不知而我独知之识见,始能有举世不为而我独为之志气。有举世不为而我独为之志气,始能有人所不到而我独到之境界。有人所不到而我独到之境界,始能有举世不见知而不悔之胸襟。

 

重者业重,习净者业净,是以真心学道者必自去习始。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