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先祖母吴倩薌老居士往生

2010-02-04 23:11:57 作者:jingzong 来源: 浏览次数:0


    吴倩薌老居士六十二岁时,应邀前往江苏泰县讲经,曾留有一照片,并自题诗一首如下:“有相即无相,白骨即庄严,见相即生死,非相即涅槃。”民国戊寅三月望日自题于中国佛学会泰县分会。据说讲经后,听者皆法喜充满,被授予江苏泰县佛教会分会名誉会长。

    1938年,(当时的)北京特别市政府派秘书专程来济南迎接先祖母去北京讲经,到达车站时,有百余人身穿长袍马褂,整齐列队,人手持香,恭候迎接,其场面庄严殊胜。先祖母非常敬重三宝,她老人家在1947年春天过后,为迎接江苏句容县宝华山大和尚来济南女子莲社传戒,布置道场,事无巨细,无论大小事必躬身自理。由于年事已高,跑累了腿部,疼痛万分,坚持到农历五月廿五日上午十时往生。享年七十一岁。往生前,似乎已有准备,自己设计,请木工制作了长方形木匣子(装放遗体),并亲笔自题四寸见方行书诗一首印在匣子上面,遗憾的是未能拍照留下诗的内容。老人往生后身穿袈裟右卧侧躺在匣子里面。

    先祖母往生后,女子莲社放异香三日。济南第二绥靖区副司令牟中珩中将听省高法院胡绩院长介绍前往女子莲社瞻仰,并在
吴老居士灵柩前磕头默哀,并说:“我是行伍出身的军人,一辈子没有磕过头,吴老居士太值得尊敬了。”在往生后的第二天,有济南静居寺静斋和尚率众僧前往女子莲社为她放焰口超度。静斋和尚先在东大殿打座诵经,后在大殿拜佛,然后再到北屋佛堂(先祖母灵柩处,北屋系四间,内两间是她的卧室,外两间系佛堂)诵经念佛,最后到功德堂休息,静斋和尚稍息后提问道:“吴老居士家中曾有病亡者?”他说:“发现吴老居士灵柩旁有一和尚肃立合十,在西北角中站着一个小孩,衣着打扮象年龄在五岁左右。”功德堂在座的人均为惊讶,有人速到院中灵棚叫来老人家的儿子吴学继,他向和尚回述说:“肃立身穿袈裟和尚乃是老居士的二儿子,二十四岁圆寂,曾有肖像上写:西方堂上第四代,女子莲社药众师大文比丘之肖像。小孩乃是她的五孙儿,名叫“定馀”四岁多病死。静斋和尚能看到此种情景可谓是感应。

    1947年秋末冬初,先祖母的遗体,由济南火车站用一节货车皮运往南京宝华山火化。弟子们送灵时,人行单列,人手持香(随时点换)。灵柩到达火车站时,排队后尾尚在普利门,长达四华里之多,约有几百人,场面之大,隆重非凡。护送老居士火,化有她的大儿子、长孙、媳、次孙,火车到浦口,轮渡到对面南京下关,改换汽车去句容县宝华山正山门,有宝华山老和尚、方丈、知客等领众僧在山门恭候迎接。当时,遗体是用木柴火化。火化后其子、长孙、媳先行回济,留次孙等三日待骨灰冷却后取出装罈运回济南,安放在女子莲社北佛堂西侧已挖修砌成的方池子里面。


    1948年农历八月廿六日,济南解放,八路军集中兵力攻打城里,国民党临撤退时,将女子莲社轰炸成为一片废墟。据莲社郭姑娘说:东大殿三尊丈六立佛被炸后是一尊一尊倒下去的,先祖母一生的心血化为灰烬。1949年春,有莲社弟子王居士在济南羊头峪捐地两亩重修建一墓,将老人的骨罈移置此地安葬,并在骨罈前方用黄道林纸写有“总理梵纲菩萨戒优婆夷倩薌老居士之灵位”。至1992年3月羊头峪开发小区,又将她的骨罈移置燕子山下安葬,同时也将先祖母的儿、媳骨灰埋葬一旁守护。


    她老人家往生后,济南《民声报》曾登载一小段,标题是:鲁省佛学之巨柱,女子莲社社长吴倩薌老居士往生。

 


关键词:吴倩薌

[错误报告]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